欢迎进入皮依 • 皮衣、皮具资讯信息网!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国内新闻
假鞋产业链有害无利 政府引导莆田鞋业转型
标签:国内新闻|来源:网络转载
摘要:从原料、生产、销售到发货,甚至还有完备的周边物料,一条成熟的假鞋产业链已经在莆田运作了很久。

从原料、生产、销售到发货,甚至还有完备的周边物料,一条成熟的假鞋产业链已经在莆田运作了很久。假鞋和医院是莆田的两大“支柱产业”,莆田的鞋企在政府和电商的引导下正在转型。

图片来源:百度图片

莆田与其他创业气息浓厚的城市迥然不同,这里没有融资,没有孵化器,也没有科技园。唯一的一所本科院校—莆田学院,因为学生成为假鞋链条的推手之一,被戏称为阿冒学院。

阿冒是当地人对假鞋产业链条上所有从业者的统称,也是这个城市的商业群像。

假鞋和莆田系医院,使莆田“声名远扬”。据说,国内市场上10双假鞋里,有9双从这里发货;全球每3双耐克鞋中,便有一双是来自这里的仿品。这样的说法无从求证,却在当地流传甚广。

鬼市的假鞋产业链

阿冒们多数是本地的年轻人,也有怀揣发财梦、从其他地方来到莆田的人。阿冒的业务一般分三种:批发、代理和零售,代理和零售通常都在批发商的实体店拿货,绝大多数阿冒都从事代理生意。

在这个福建中部的沿海城市,阿冒们的生活轨迹几乎一致:中午起床,13点-17点接单,17点-18点整理订单。吃过晚饭,21点左右骑电动车或摩托车出门拿货,凌晨3点之前把需要的货拿完,并在6点之前修鞋、拍实物图并发货。

拿货的地方,是离莆田市政府1公里远的安福电商城。这块区域曾是火葬场,后来被开发成楼盘,因为不吉利卖不出价钱,愁坏了开发商。再后来,政府将原本扎营在附近学生街的假鞋商贩迁到了这里,安福小区就摇身变成了安福电商城。

为了躲避工商部门,白天的安福电商城,人烟稀少;一到夜里,店铺便灯火通明,街上满是骑着摩托车来拿货的阿冒们,安福电商城也由此被当地人称为“鬼市”。

批发商对鞋的质量充满自信。根据质量的不同,这些鞋有不同的叫法,高仿、A货、超A、普通货、公司货……做代理的阿冒每发出一双鞋,都能到手30~100元的利润。

店里的鞋大多来自十几公里外的七步村。大量三轮车和卡车拉着皮革、布料和其他制鞋原料来到这里,制成的鞋子又被拉到安福电商城。

摩托车的运载量有限,拿货的阿冒会根据当天订单量的不同,分几趟将鞋运回。但用摩托车拉货有几个好处:体积小,不怕堵车;机动性强,可以随时躲避工商的追查。

安福电商城后门附近,一家养生会所的地下车库,是当地声名在外的假货集散地。这里比店铺更隐蔽,车库里隐藏了数十个小仓库,仓库里只有当天订单需要的库存,更大的仓库存在于莆田市内的各个角落。

如果代理拿货的量很大,批发商会用货车将货拉到更偏远的地方交易。

拿到货,阿冒的工作还没有结束—他们需要一些技术手段,让鞋子变得更好看、更真实。修鞋是做假鞋生意非常重要的一项技能。“修鞋有三宝,剪刀、橡皮擦、刷子少不了。”

剪刀用来剪断鞋子上不规则的线头,刷子和橡皮用来清理鞋面上的污渍。高级一点的阿冒还会用到甲苯,这种化学物质可以让鞋子看起来更新、更亮。

将鞋子“处理”完后,阿冒们带着货来到电商城附近的无数个快递点,将货发出去。这些鞋的下一站,可能是消费者,可能是淘宝卖家,也可能是一些微商。

一些快递点写着“异地上线”的字样。这是一项神奇的功能,可以将发货地点改为北京、上海、香港甚至国外。也就是说,即使物流信息显示货物是美国、日本和欧洲来的,这样的订单也存在风险。

令人匪夷所思的业务还不止这一个。除了假鞋,一切和假鞋有关的物料都可以在这里买到,比如正品球鞋的包装袋、正规发票、POS机的签购单,还有能刮开涂层的防伪标识。用手机扫描这些发票的二维码,页面弹出的是专卖店的地址;刮开涂层,登录所谓“全国质量防伪监督中心”网站,输入验证码后也真的可以查到。

莆田的市面上甚至能看到一些官方还没发售的鞋款。有些工厂神通广大,能拿到样图和样品,也就能在官方发售之前出货。更早出货,就能更快占领市场,也就意味着更高的利润。

几乎所有知名品牌的所有款式都能在莆田被生产出来,在这里,不存在什么限量款、定制款,AirJordan和安踏的生产和流通过程都是一样的,唯一的区别是成交的价格。

这样一个成熟的产业链,已经在这里形成并运作了很久。

转型困境

福建的鞋业发达,相距123公里的晋江和莆田是中国最大的两个鞋产地,如同一对双子星。只不过,与诞生了安踏、361°、特步等上市公司的晋江相比,莆田的鞋产业见不得阳光。

上世纪80年代,台湾地区的鞋业发展至顶峰,掌握了全球80%以上的品牌鞋生产和贸易,劳动力廉价、外贸发达的福建沿海成为台湾地区鞋产业转移的受益者,莆田出现了大量代工厂。

依靠这拨机遇,鞋厂积累了资金、技术和熟练工人,也在莆田形成了成熟的制鞋产业链。

90年代中期,因为订单有限,加工利润低,莆田人开始动歪心思。在代工的同时,当地鞋厂千方百计拿到耐克、阿迪达斯等品牌的设计图纸,开始借助市场上低廉的原料和人工成本生产仿冒品,莆田的假鞋产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。

这些仿冒品最初的销路是海外,也就是所谓的“外贸鞋”,传播渠道是在谷歌打广告。后来,谷歌打假切断了这一渠道,但淘宝在国内兴起,阿冒们找到了新财路。

淘宝数次打假,甚至尝试过封锁莆田的ip段,但莆田成熟的假鞋产业链仍然支撑着这些假鞋流向全国—微商的兴起更带来了新的渠道。

尽管知道品牌的重要性,但假鞋的利润空间让莆田的鞋厂不惜饮鸩止渴。莆田4000多家鞋厂,只有300多家有自己的品牌。没有订单的淡季,很多鞋厂就会生产假鞋。

2014年,外贸销量下滑,银行收紧贷款,莆田的鞋业陷入寒冬,大量鞋厂倒闭。

假鞋产业链有害无利,政府和电商在引导莆田的鞋业转型。淘宝承诺,会给建立品牌的莆田鞋厂以流量和广告位支持,政府召集鞋企在淘宝做专场促销,莆田也诞生了双驰这样小有名气、高科技含量的品牌。